鄭立:國家名義殺人並非唯一的合法殺人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November 13, 2017 07:39:56:[新观察/xgc2000.org]

鄭立:國家名義殺人並非唯一的合法殺人

【明報文章】最近,有人提出「以國家名義殺人不犯法」的言論,而引起了爭議。根據報道,他當時的發言翻譯如下,「有一種行為,古今中外,都是犯法,就是殺人,而且會處以極刑。但有一個例外,古今中外,都有這個例外,就是以國家名義殺人,是不犯法。這個我們可以看到國家之間的競爭甚至乎鬥爭,本質是什麼。」

首先這段話是不成立的,這段話錯的地方並不是在於國家名義是否能殺人,而是「殺人」本身已經不一定是犯法,因為「自衛殺人」這種與國家名義無關的合法殺人是存在的,也就是所謂的justifiable homicide。

堡壘原則:人對家園有排他權

法律原本就是人類訂下,一種自古以來隨着社會不斷改變的規則,古今中外很多法律都有容許某種情况下殺人的情况。例如在古希臘的雅典,殺死作案中的小偷是合法的。在現代的合眾國的某些邦國,則有所謂的堡壘原則,屋主有權合法擊斃非法入侵自己家園的人。當然,有些國家也被授權在某些條件下,甚至任意合法殺人,這些都是有客觀的資料與紀錄可證的。

在一個地區中,殺人合法與否,並不是在於「國家名義」與否,而是在於該法律是根據什麼準則與文化理念訂立的。古希臘人認為,要阻止偷竊,就要殺死小偷這件事變得合法,所以這情况下就會合法殺人。而美國有些地區認為,每個公民有權在自己的家感到安全與庇護,家園對他而言是獨特而不可侵犯的。

這些合法殺人的根據,基本上都是「公民有權保衛自己的權利,財產與性命不受傷害」,他之所以合法,是因為國家與法律的存在本質,都是為了保障公民的權利。

而且權利是有界線之分的,再次引堡壘原則為例子。你不能在別的地方殺人,但可以在自己的家合法殺死入侵者,這原則承認了人對自己的家園,是有更大的、排他的權力。延伸起來,這其實就像國家的本質,每個國家在自己領域裏有保障自己的權力,而每個家庭、每個人都是一個迷你國家,他都有權保護自己的領域,並在裏面有更大的保障。

國家的本質是工具

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競爭、鬥爭,只是個人這種「迷你國家」的延伸,也像是股市散戶們對於公司的支持一樣。人類支持國家之間的鬥爭,甚至不惜為此而犧牲,前提是國家本身是在保障自己,保障自己或自己所珍惜的親人的性命、財產、語言、文化、理念與信仰,這是不能本末倒置的。

國家的本質是工具,政府只是一個人類以稅金集體僱用,來服務與保護自己的多功能企業,跟原始人的石斧、農夫的犁、磨坊的石磨,沒有任何分別。

當然,如果你堅持,平民就只是某些人的私產或牧畜,隨時可以合法殺死。這種思想也不是罕見,把人類當成財產與畜生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這既不是香港人的國家,亦不是香港人想要的國家。

作者是專欄作家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