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帆川:從祖國「清理低端人口」 可見23條尚不宜立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November 30, 2017 07:20:39:[新观察/xgc2000.org]

回答: 邱松鶴:北京驅趕外來居民 顯公共行政「短板」 由 明报 于 November 30, 2017 07:20:00:

陳帆川:從祖國「清理低端人口」 可見23條尚不宜立

【明報文章】北京當局「清理低端人口」,全國嘩然,連事不關己的香港人也看不過眼。事實上,中國大陸政府不時「清理低端人口」,只不過「低端」的定義不停轉換,決定權全在當局手裏。這定義的機制一日沒有確立,則香港尚不適宜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

大陸發達城市面對經濟轉型,好一大群曾經以勞力建設城區的外省人,價值消磨殆盡。他們除了消費力低,還受盡當地人白眼,地方政府一直想方設法要他們回鄉不果。所以,縱然當局極力否認,但「低端人口」早已偏佈全國大城市。

由誰定義「低端人口」?

「發展才是硬道理,國家有今日成就,我們對某些事情,就不要太執著」,這說法在香港也日漸流行。在反效果不明顯的情况下,同類說辭猶可蒙混過關,比如說「一地兩檢」;但當受害人的慘况顯而易見,比如說今次的「低端人口大清洗」,便突顯「事事以國家為先」的弊端。

當局要「清理低端人口」,其粗暴的手法,值得討論。但更重要的是,應該由誰去定義「低端人口」?去定義一個合法居留的人的去留呢?

翻看歷史,不難發現中共對於「清理『問題』百姓」毫不手軟。受害者不一定是窮人,可以是地主富豪,可以是有識之士。對於黨來說,他們是「窒礙國家發展的瘀血」,統統屬於「低端人口」,全部需要「清理」掉。

所以在大陸,稍有財力的都會弄一個外國護照,最起碼也得領一張香港身分證,無非為了買個保障。多少年來為了所謂「國家發展」,總有人要「犧牲讓路」。今天是勞工階層,難保哪一天自己也一夕淪為對社會無價值的「低端人口」了。

箇中定義是更大課題

可見若當權者掌握太多模糊的定義,同時又擁有令人吃驚的執行力,公眾權利難獲保障,人人自危。這在大陸已經成為常態,在香港亦漸見苗頭。

最近香港就基本法23條立法有捲土重來之勢,社會反應卻明顯較2003年時冷淡。國家安全固然是要務,就跟城市繁榮穩定發展一樣實屬無可厚非。不過,箇中涉及的定義將是一個更大的課題,否則缺口一開,難保人人都可能成為「危害國家」的「低端人口」。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