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的时代过去了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旁观 于 June 27, 2017 13:22:49:[新观察/xgc2000.org]

刘晓波的时代,是中国处在赤贫状态下的时代,是中国人对如何走出贫困茫然不已的时代,是读书人对现代化冥思苦想却不得要领的时代,也是国人对西方无比仰视的时代。不管是魏京生,还是刘晓波,他们都算得上是试图找寻答案的探索式的人物,他们有着他们自己心目中的中国所必须走的现代化路径,当然他们的理念为当局所不容。但作为一种理念,正确与否还得经过时代的检验。二十几年后的中国已天翻地覆,所谓的“现代化”生活方式已不再稀奇,过去是中国人到国外感受“将来”,现在轮到欧美人到中国感受他们几年十几年后的电子支付方式。中国人对西方的无比仰视慢慢演变到了“平视”阶段,在某些方面甚至还有了“俯视”的本钱。

经过了这二三十年的变迁,有了这二三十年的历史经验,如果我们撇开政治倾向客观的看,应该总结得出这百多年来国家层面的大问题-如何走出贫困的答案来的,我们也应当能检视出刘晓波时代的观念偏差,还有上溯至五四时代的观念偏差。

中国的所谓现代化,其实不过是农耕文明向工商文明的转型过程。转型之所以如此艰难,从现在往后看,已经再清楚不过。它是卡在了作为社会精英和预备精英的读书人的人生目标和职业选择上了。读书人的首要目标是进官府衙门,这是他们心目中阶层向上流动的唯一正当途径。所以他们为国家所设想的蓝图首先必须满足他们的这种欲望,于是在他们眼里,必须先实现民主(选官制度}后才能谈及其它。六四的当头一棒,使得仕途受阻的读书人突然才意识到工商对自己是个不错的出路,他们不得不放下“身段”,最终走上了参与工商资本主义发展的转型之路。他们是被“逼”“引”上去的,就跟海外华人身在异域,官路走不通,向工商发展是唯一出路一样。这么走着走着,二十几年后,中国经济竟然当上了世界老二。这百多年来最关键的,不过是读书人的出路问题。官欲不受抑制,职业取向不改变,这才是中国长期裹足不前的最大原因。

祝刘晓波先生早日康复!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