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保外就醫並不足夠 必須還劉曉波清白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June 28, 2017 10:07:08:[新观察/xgc2000.org]

【明報社評】劉曉波確診末期肝癌,獲准離開監獄保外就醫,現於瀋陽留院治療。劉曉波因為提倡民主憲政,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11年,迄今已在獄中度過8個寒暑,妻子劉霞長期遭受監視,心力交瘁,一直期盼丈夫獲釋之日,未料噩耗突至,叫人情何以堪。劉曉波夫婦所承受的苦難折磨,不應該是愛國公民受到的對待,北京當局一日不撤回劉曉波的罪名、還他一個公道,就算現在同意提早釋放他,讓他出國接受治療,也不足以彌補粗暴打壓異見人士留下的歷史污點。

劉曉波獄中罹患絕症

政府有責任全力救治

劉曉波一介書生,數十年來為民主奮鬥,由參與八九民運至今先後4次入獄。2008年,劉曉波參與起草《零八憲章》,仿效1970年代捷克異見人士哈維爾發起《七七憲章》的做法,主張修改憲法,實行分權制衡,實現立法民主、司法獨立,讓人民得享結社、集會和言論自由,在內地自由派知識分子當中引起廣泛迴響。劉曉波多年來爭取的不過是基本人權,可是當局卻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重罪,予以重判。2010年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繼1935年納粹德國異見記者奧西茨基、1991年緬甸昂山素姬之後,成為第三位在囚期間獲得這項榮譽的人。當日頒獎台上擺放的一張空櫈,看似空無一物,實際卻承載了劉曉波追求民主百折不撓的意志,力重千鈞。

內地部分民運人士為勢所逼,選擇流亡海外,不過劉曉波堅持留在內地,以示對六四死難學生不離不棄。2009年底,劉曉波在判刑前寫下文章〈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即使面對無情打壓,也沒有半點怨恨,令人動容。據報當局曾向劉曉波提出,以簽署有罪協議換取流放國外,然而他堅拒認罪寧願坐牢,堅毅不拔和愛國情懷叫人肅然起敬。劉曉波屈處獄中多年,最終罹患末期肝癌,據悉病情已惡化到不能動手術、不能做化療,令人悲憤莫名,對苦撐8年的妻子劉霞來說,更是沉重打擊。自從劉曉波獲頒和平獎後,劉霞長期備受監視,雖無軟禁之名,卻有軟禁之實,胞弟數年前也因為捲入所謂「詐騙案件」判囚11年。劉霞飽受情緒困擾和抑鬱症折磨,能否承受丈夫患上絕症之痛,令人擔心。

劉曉波獄中每年都有身體檢查,有論者質疑獄方一早發現他身體有問題,卻刻意隱瞞病情。鑑於肝癌不易察覺,出現明顯病徵往往已是末期,有關指控是否成立,還需更多資料判斷。不過據報劉曉波是在5月底確診末期肝癌,可是直至近日獄方才批准他保外就醫並告知家屬,難免令人覺得當局沒有爭分奪秒提供合適治療。誠然,劉曉波目前身處的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在內地屬於最高水平行列,當局亦強調安排了8名國內知名腫瘤科專家參與救治劉曉波,然而這只是盡最基本的治療責任,說不上是什麼「厚待」。

保外就醫毋須先認罪

免和平獎得主獄中亡

去年有內地律師稱,劉曉波想獲准保外就醫,前提是「認罪」,不過據劉曉波代理律師表示,這次保外就醫並非劉曉波或家屬申請,而是獄方根據病情決定,「不存在以認罪換取保外就醫」。不過就算今次當局未以「認罪」作為先決條件,也不代表是「寬大處理」,畢竟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死於獄中,定必惹來國際非議。北京安排劉曉波保外就醫,當然好過讓他在獄中有什麼不測,倘若劉曉波和妻子的意願是出國治療,北京當局恐怕更是求之不得。近日有華人知識分子發起網上聯署,呼籲無條件釋放劉曉波,然而如果北京當局只是名義上讓他「回復自由」,拒絕撤銷其罪名,實際還是沒有還劉曉波一個公道。

過去廿多年,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取得驕人成就,可是嚴厲打壓異見人士,卻成為國家一大污點。回首之前兩位在囚期間獲得和平獎的人士,德國異見記者奧西茨基在獄中不幸染上肺結核,需要轉送柏林一間醫院,納粹當局為免麻煩,於1936年底正式釋放他。奧氏在家中接過和平獎,一年半後於醫院逝世;至於緬甸的昂山素姬遭軟禁近廿年後,最終重獲自由,還帶領反對派全民盟贏得國會大選,成為國家實權領導人。今次劉曉波要戰勝癌魔,確實並不容易,然而相信他和家人都不會輕言放棄任何機會。北京當局主動容許劉曉波保外就醫,很大程度是為免負上歷史罪名,不是什麼「皇恩浩蕩」,當局有責任還劉曉波一個清白。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