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責滔天的劉曉波+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张三一言 于 July 19, 2017 10:56:50:[新观察/xgc2000.org]

錯責滔天的劉曉波+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目錄:
魯德成:錯責滔天的劉曉波
張三一言: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魯德成:錯責滔天的劉曉波

1989年我們三個人因天安門毛像事件犯了一次中國人,包括幾十萬大學生的眾怒,28年後我來再犯一次戳破劉曉波神話的眾怒。因為劉曉波的問題是一個事關中國民主化大方向的原則問題。7年前,劉曉波以欺世盜名的手段,騙取了諾貝爾和平獎後,我在一次採訪中就鄭重的提出過,劉曉波中諾獎標誌著中國民主革命派與改良合作派徹底的分道揚鑣,劉曉波以前的所作所為至少挽救了中共10年以上的壽命。7年過去了,涇渭分明的兩大陣營並沒有出現,反過來和平,理性,非暴力改良合作派的氣焰甚囂塵上,大有橫掃一切,包攬宇宙之勢。劉曉波去世後,有朋友對我說,劉曉波的流毒會隨著他的離去而逐漸消亡。我說,不可能!因為他們已成尾大不掉的氣候,現在大家再不出來澄清混亂,中國民主革命之路將永無立錐之地。

劉曉波之所以儼然已成一尊不能觸碰的全能神,一是整個東西方世界充斥著一股自“9.11恐怖事件”後無所不在的“唯和平主義”的迷霧;二是中國大多數知識份子60多年來,被中共徹底地打斷了脊樑骨,再也不敢直接正面地挑戰極權專制而側身苟且取巧迎俗;三是面對不可一世的中共,因歷屆的劉曉波劉賓雁劉再複們的蠱惑,絕望的悲觀主義情結深入國人的骨髓。用劉曉波胡平們的話說,我們還有什麼武器可以抗衡中共。

劉曉波的錯誤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用似是而非的“我沒有敵人"的狼牙棒,掃蕩異己,變成一種另類的新納粹主義;二是以以偏概全,以點帶面的方式美化中共惡劣的人權記錄·;三是高舉冠冕堂皇的“告別革命”的大旗去搶奪抗爭民眾的道德高地;四是以所謂的大愛去勸誘抗爭民眾繳械投降;五是以精英先知的心態蔑視底層民眾的存在。。。。。。總而言之,他壟斷了海內外一切抗爭中共獨裁暴政的話語權,他阻塞了各種與他相異的不同方式的抵抗暴政的選擇權。

偽自由知識份子誤導民眾顛倒眾生,得逞的劉曉波欺世盜名的惡果後患無窮,如不遏止住這股妖風,中國將會不斷地湧現出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穿梭海內外,通吃東西方的“劉曉波”。

劉曉波你太殘忍了!被盜被搶只是對個體的傷害,而矇騙天下的惡意欺詐將禍患無底!

魯德成

2017/07/17


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張三一言

劉曉波去世了,他的名牌思想觀點理論“我沒有敵人”會不會成為他的陪葬品壽終正寢、入土為安?

[一] 澄清“我沒有敵人”、“沒有敵人”
“我沒有敵人”,是個人觀點,沒有對錯之分。知其音者讚曰:聖人;厭其音者斥為智殘。
問題在於說“我沒有敵人”是不是有“沒有敵人”的意思?或者,人們尤其是說這句話名人的擁躉把兩者劃上等號。事實上,爭論就是由“我沒有敵人”變成“沒有敵人” 引起的。
我沒有敵人,是個人觀點偏愛,是價值判斷,沒有對錯之分。沒有敵人,是事實判判,而事實是唯一的;沒有敵人明顯違反客觀事實,是謬誤。
“我沒有敵人”由不同人說出有不同意義,有不同影響。
由平民百性A、B、C、D說出來,說與說沒有分別;因為它沒有影響別人的能力,沒有構成要人們認同的壓力。
“我沒有敵人”由公眾人物說出,尤其是像劉曉波那樣實際上被很多人視為民運領袖、精神領袖的人說出來則大不相同。因為基於他的身份和影響力,他說出的話在客觀上對人們構成認同的壓力;所以,由劉曉波說出這句話,就超出劉曉波的“我”這個範圍,產生“我們”、“國人”、“人類”等含意。劉曉波說“我沒有敵人”之所以引起大爭論原因就在這裡。
“我沒有敵人”由傳教者說出和由民主政治家,影響大不相同。由宗教傳教士說出只是表達說者個人修治能力和修煉成度;不傷害他人。
“我沒有敵人”由政治家、領袖說出,影響效果可大可小。
如果在美國日本中華民國的掌權競選時說“我沒有敵人”,大不了也只是表現出說話者淺薄:無視監獄中有部分是國家敵人,無視建立武裝部隊是因為有敵人、要抵禦敵人,無視擺在眼前的極權大國、ISIS…這淺薄不會傷害人。
與民主國家政權與人民並不處於敵對關係的情況相反,在像極權大國如一黨專政的中國,共產黨把國家搞成黨民兩大敵對階級,視民眾為敵人,尤其視弱勢民眾為敵人的國情下,由一個精神領袖、政治領袖之口說出“我沒有敵人”這句話,就傷害全國人民,尤其是嚴重傷害曾經和正在遭受到共產黨迫害的國人,又尤其是民運、維權人士。
“我沒有敵人”有中國土產和舶來品之分。
中國土產“我沒有敵人”,就是奴隸、奴隸思想;儒理是奴隸思想的昇華。甚麼光榮偉大的共產黨、黨叫幹啥就幹啥、絕對服從黨的領導…是共產黨奴役人民的理論。
劉曉波在敵人監獄中高呼“我沒有敵人”,和在電腦電視舞上的形象表達是皇帝要殺頭還跪呼謝主竉恩的表演,相得益彰。
有才能的奴隸就是奴才。請對對號看,劉曉波是不是應歸入類?
舶來品的“我沒有敵人”原型是甘地、曼德拉。為甚麼甘地、曼德拉的“我沒有敵人”既正確又可行?理由一字咁淺:他們面對的是有人性、重視生命的民主政府。
劉曉波的“沒有敵人”的博愛精神,非但沒有絲毫感化中共統治者,反令自己遭中共統治者用陰謀手段謀殺了,死後還無葬身之地。這是因為劉曉波面對的是沒有人性、把生命當作一個沒有感情的數字的共產黨!連一字咁淺的小道理都弄不明白,可謂低B、腦殘。

[二] 劉曉波的沒有敵人論是不是與劉曉波一同終結,有待觀察;共產黨的敵人:民眾民主革命是現在進行式
劉曉波們負和平非暴力之隅頑抗民主革命論;這類投降乞憐掩蓋不了他們窮途末路的困境;這些和理非觀點和理論對推動中國民主進程有害無利,起碼是利少害多。
有人說,在極權中國,和理非除了失敗還是失敗;此說不準確:和理非在中國根本就沒有發生,何來失敗?
有人說,你們的民主革命也不是一樣嗎?
回答是大不同。
在邏輯上,和理非是改良,改良主動權在統治者,要統治者同意並主動才可以改良;中國今天的極權統治者絕不會改良,所以所有民間的改良言說都是痴心夢語。
革命則不同,革命不用征求專制統治者的同意,可以反統治者意願單方面行事。
改良者反駁:請拿出你們革命成果來看看。
革命者答復:先不說成果,先說有還是無;起碼民主革命是發生了,而且還正在發生中。革命之事,有,且多不勝數,烏坎村事件是典型。所謂群體事件,就是民眾在共產黨控制之外實行革命,是現在進行時的革命;目前群體事件,即民眾革命還只被共產黨控制在局部地區,沒有演變成為全國性事件(全國性革命)。
可見,民主革命與和理非的改良絕不同,改良之事在中國是無,丁點也沒有;民主革命則是存在的客觀事實,先有革命,然後經過爭取和鬥爭才會有成果。

[三]
不會因為劉曉波說沒有敵人中國人就有敵人了;不管劉曉波視不視共產黨是敵人,共產黨還是如假包換地把劉曉波當作敵人處理了。
劉曉波之死,說明一個中國政治道理:凡是對共產黨一黨專政持反對、異議、修正、舒緩態度的,都是共產黨的敵人。
誰不是共產黨的敵人?
絕對服從黨的假樣板雷鋒。
所以,劉曉波太不自量了,以為他不把共產黨視作敵人,共產黨就會人性化對待他,共產黨會給他人權,共產黨就不把他當作敵人。結果:????!!!!
結論:
有獨立思想的人就是共產黨的敵人!
不做雷鋒就是共產黨的敵人!

20170718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