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认识的魏京生和魏晓涛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ben 于 July 24, 2017 13:26:22:[新观察/xgc2000.org]

BBS精华区 - 未名空间 - (mitbbs.com)

6-8 分鐘
Posted by 作者: 百虎 on January 23, 1999 at 14:55:54:

 日月如梭,转瞬间魏京生来美已逾一年。十几载铁窗生涯,苦其筋骨。经验为证,仅狱中伙食一项,便可使常人忍无可忍。然魏氏初衷不改。本人虽难于同其政见,值此纸醉金迷之时世,却不能不称其为一条汉子。“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大儒梁老先生漱铭九泉之下应笑慰,后继有人也。

  魏京生的事迹可谓家喻户晓。其弟魏晓涛近来也常见报。数月前曾有魏晓涛与香港女记者一段恋情的报导。最近又见其与丁子霖等人共同签署的“自由与公民权利宣言”。不由得想起三十年前的一些琐碎旧事,更感时世造人的真谛。

  文革中,魏京生家居北京阜城门外四眼井。本人有若干小伙伴住在那里,经常光顾。四眼井这地名实在有些土气。远不如城里白塔寺,赵登禹路叫得响亮。更不似西郊镶红旗,军机处透露大清遗风。只是这方圆数里内的二里沟,三里河,四眼井,百万庄,名字虽土气,却尽是各个部委的宿舍,住满了大大小小的官儿。

  四眼井地方不大,只有两栋四层红砖楼。南楼每户房间小,自然住些小官儿。北楼房间多且大,住的是大些的官儿。魏家住在北楼最东头那单元。本人当时经常出没的小伙伴家住在同一单元三楼,因此不时与魏氏兄弟遭遇。魏京生长我几岁,似乎不大参与当地“政务”,诸如“拔份儿”,打群架等等。只是偶尔见他身着黄军装,匆忙进出而已。魏晓涛则是当地的活跃分子,大名鼎鼎的“淘淘”。经常和同院的几个小子四出寻衅滋事。六十年代末的北京到处可见这类帮伙,所谓“晃儿”。说来也难怪他们,十四、五岁的孩子无学好上,只好划地为界,占山为王。识相的见了他们趁早绕开,否则大大小小总免不了麻烦。淘淘便是其中一个“份儿大”的主儿。

  第一次遇见淘淘是在1968年初夏。一天中午,本人正与几个同学在“老莫”(莫斯科餐厅,即北京展览馆餐厅)聚餐。冷不防发现几个“晃儿”来到面前。其中一个领头的发问:“哥们儿,哪儿的?!”话虽不多,却颇为带刺儿。一听便知是为截钱而来。本人答曰:“X区的。”“我怎么没见过你?”“我叫XXX,你问问就行了。”见到本人回答颇为自信,那领头的大概知道见到了真人,口气软了下来。但还不肯罢休,便说,“哥们儿借点儿钱行不行?”我等答曰一顿饭下来已是分文不名。那几个“晃儿”不知底细,又不便大闹,只好怏怏而去。此后不久,在四眼井遇到那位领头的,才知其大名“淘淘”。

  以后数月,不时遇见淘淘,却也相安无事。只是1969年初一天,本人从小伙伴家中出来,发现一楼门口聚集着淘淘等一群小子,而放在一旁本人自行车上的转铃却已消失。知道这帮地头蛇不好惹,只好上楼请来小伙伴的哥哥帮忙,“大家都认识,你们拿他的转铃干什么?”此时淘淘上前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拿了他的转铃。再说了,就是拿了又怎么样,反正他的也不是好来的。”话说到此,本人只好自认倒霉,赔了这三块多钱的转铃。

  半年后,小伙伴们都高高兴兴地上山下乡,各奔东西。本人也于九月初去了黑龙江农场。从此再也没有去过四眼井。

  三十年过去,中国,北京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旧日的小伙伴及“晃儿”们多是各有出息,有的当上了国家部委的处长,有的变成了合资公司的副总裁,更有能人已是少将加大款。也有几位学而有成,成为诗人,作家,教授。当年魏家两公子虽无其它建树,却也忙着为其理念甘坐大牢。真可谓大千世界,无所不有。想来其中渊源,必是物竞天择的道理。唏吁之际,偶然忆起陆游之《金错刀行》中一句“呜呼,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


※ 来源:.The unknown SPACE bbs.mit.edu.[FROM: 128.119.85.70]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