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院为何会改变判刑?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URRight 于 August 19, 2017 00:27:31:[新观察/xgc2000.org]

回答: I see 由 URRight 于 August 19, 2017 00:21:45: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0959319
“冲击广场”案发生将近一年后,管理检察工作的律政司于2015年8月底正式起诉黄之锋、周永康参与非法集会罪;起诉罗冠聪煽惑他人参与非法罪。
去年7月下旬,东区裁判法院裁定三人有罪;8月中,东区裁判法院判处黄之锋80小时社会服务令;判处罗冠聪120小时社会服务令;判处周永康监禁三星期,缓刑一年。
律政司不满判刑提出复核,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张天雁9月驳回律政司申请,律政司继而上诉高院。在此期间,黄之锋与罗冠聪已服刑完毕。
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上诉庭法官潘兆初与上诉庭法官彭伟昌组成的合议庭星期四宣读判决书。其中,杨振权说:“本席认为以控罪的性质、犯案手法和三名答辩人的态度,社会服务令或缓刑令都是违反判刑原则及极为不足的判刑,绝不能反映控罪的严重性。”
亲警察政团保卫香港运动在高等法院外示威(BBC中文网图片17/8/2017)图片版权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亲警察、亲建制团体仍然认为高院上诉庭轻判“占中暴徒”。
杨振权法官还说:“香港社会近年弥漫一鼓歪风,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为借口而肆意作出违法的行为。有人,包括一些有识之仕,鼓吹‘违法达义’的口号、鼓励他人犯法。该等人士公然蔑视法律,不但拒绝承认其违法行为有错,更视之为光荣及值得感到自豪的行为。该些傲慢和自以为是的想法,不幸对部分年轻人造成影响,导致他们在集会、游行或示威行动时随意作出破坏公共秩序及公众安宁的行为。”
潘兆初法官说:“原审裁判官判处答辩人等社会服务令是犯了原则性的错误,并且是明显过轻;上诉法庭需要干预。”
“答辩人等不能说他们是因为行使集会、示威或言论自由而被定罪和判刑。 (事实上​​,他们在案发前刚刚完成在政总前地外、添美道的合法集会。)他们之所以被定罪和判刑,是因为他们僭越了法律的界线,以严重违法的手段,自己强行非法进入或煽惑他人,当中包括年轻人及学生,强行非法进入政总前地一个当时他们和其他示威者在法律上都没有权利可以进入的地方,而干犯了参与非法集结或煽惑他人参与非法集结。”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