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与邓派衰败及习派提拔接班人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常乐 于 August 25, 2017 15:15:01:[新观察/xgc2000.org]

日前日本《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相继报道了北戴河会议(政治局常委与前政治局常委座谈会)通过的下届政治局常委名单:习近平、李克强、陈敏尔、栗战书、胡春华、汪洋、韩正。(附注)这两份报纸很有信誉,而且依据不同的消息来源,因而这份名单的可信度很高。可以说,这是第一份可信的下届政治局常委名单。

这份名单可分析之处不少,本文探讨三点:(1)王岐山衰败;(2)邓派衰败;(3)习派提拔接班人。

此前王岐山留任政治局常委的假新闻和评论满天飞,源头应该是王岐山。王岐山老而不退,本是毫无可能的,因为那就无法逼退刘云山、张高丽、张德江和俞正声,这四张反对票是铁定的,而五老都不退也是毫无可能的,因为无法在政治局、中委会和十九大通过,除非搞政变,用枪杆子和刀把子逼迫较年轻的政治局委员和中委同意关闭自己的上升通道。

王岐山为什么要放风说要留任呢?可能之一是漫天开价,为自己的马仔入常增加筹码;可能之二是老年偏执症。

王岐山在近5年的中纪委书记任上,执行清洗高官,得罪了大批习派、胡派和自家邓派的非亲信,又被郭文贵爆出老婆拿美国绿卡,家人贪腐惊人,在政治局常委任上不会被清算,但退休后就危险了,而且其马仔及邓派都没能入常,更加危险。

这份名单中,习派有四个:习近平、陈敏尔、栗战书和韩正,而胡派有三个:李克强、胡春华和汪洋,可是邓派一个都没有。对照现任政治局常委的派系,习派四个:习近平、刘云山、张高丽和张德江;邓派两个:王岐山和俞正声;胡派一个:李克强。

我曾经按照资历顺序列出过11名竞争入常的政治局委员:

1. 李源潮(1950年11月20日-),第十七、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届中央书记处书记,2002年12月升到正部级(江苏省委书记),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2. 汪洋(1955年3月12日-),第十七、十八届政治局委员,2003年升到正部级(国务院副秘书长),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3. 王沪宁(1955年10月6日-),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届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

4. 赵乐际(1957年3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2000年1月升到正部级(青海省长)。

5. 张春贤(1953年5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2002年9月升到正部级(交通部党组书记),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

6. 韩正(1954年4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2003年2月升到正部级(上海市长)。

7. 孙春兰(1950年5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十八届中委,第十五、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8. 刘奇葆(1953年1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七、十八届中委,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9. 胡春华(1963年4月- ),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届、十八届中央委员,2006年12月升到正部级(团中央第一书记),1997年12月升到副部级(团中央书记处书记)。

10. 孙政才(1963年9月25日-),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十八届中委,2006年12月升到正部级(农业部长),2002年升到副部级(北京市委常委)。

11. 栗战书(1950年8月30日-),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六、十七届候补中央委员。

其中习派有六个:王沪宁、赵乐际、张春贤、韩正、孙春兰和栗战书;胡派有三个:李源潮、汪洋和胡春华;邓派有两个:刘奇葆(曾任邓派万里的秘书)和孙政才(温家宝提拔的农业部长)。

孙政才被抓,刘奇葆入不了常,邓派在后毛泽东时期40年有政治局常委的记录(从1977年邓小平复出开始)不再延续。从邓小平1981年担任军委主席开始,邓派成为中共权势最大的派系,而今衰败得下届政治局常委会都进不了了。

这份名单中的七人的主要兼职是:总书记兼军委主席习近平、总理李克强、书记处常务书记(常务副总书记)陈敏尔、中纪委书记栗战书、常务副总理胡春华、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汪洋、全国政协主席韩正。

陈敏尔取代胡春华,成为总书记兼军委主席接班人,估计在二十大接班。胡春华退居总理接班人。这是十七大江派提出的总书记接班人习近平压倒胡派提出的总书记接班人李克强的故事重演,原因是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会中江派占多数,而现任政治局常委会中习派(原江派)占多数。

附注
VOA| 日媒:北戴河会议的下届常委名单不见王岐山
https://www.voachinese.com/a/japan-media-wang-qishan-not-on-china-new-leadership-list-20170824/3999244.html

————————

附录

常乐| 今年开过“北戴河会议”吗?

近日海内外中文媒体的一个话题是中共是否开过今年的“北戴河会议”,可是以往没人说清楚过“北戴河会议”是个什么鬼。对于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这么多人热烈讨论它今年是不是出现过,也是中国人头脑混乱的一个表现。

中共中央领导机构的最重要的会议有这么7种:

(1)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决策会议,头号议题是副部级及以上官员任免。每月数次。

(2)政治局会议,决策会议,头号议题是副部级及以上官员任免。大致每月一次。

(3)中央书记处会议,每月数次。十三大以前,按照毛泽东提出的“大政方针在政治局,具体部署在书记处”,书记处会议也是决策会议,头号议题是副部级及以上官员任免。十三大以后,按照赵紫阳提出的中央书记处降级为政治局及其常委会的办事机构,变成了政策执行事务会议。

(4)中央工作会议,决策会议,议题和参加者由政治局常委会指定。不定期。中央全会前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是在中央全会前统一高层思想的,头号议题是副部级及以上官员任免。

(5)中央会员会全体会议(中央全会),决策会议,头号议题是副部级及以上官员任免。大致每年一次。

(6)全国代表会议,决策会议,议题由政治局常会会指定,代表由中共省部级领导机构推荐,报政治局常委会批准,由中共省部级代表会议加盖橡皮图章。不定期。

(7)全国代表大会,决策会议,头号议题是副部级及以上官员任免。代表由中共省部级领导机构推荐,报政治局常委会批准,由中共省部级代表大会加盖橡皮图章。大致五年一次。

这7种会议,都套不上“北戴河会议”。“北戴河会议”是退休党魁座谈会,主持者是政治局常委,听意见的对象主要是前政治局常委。议题是政治局常委会指定的,端出省部级及以上官员任免方案及其他政策方案,听听退休党魁的意见,通过他们统一高层的思想。

全国代表大会秋季召开之前的夏季“北戴河会议,比其他四年的要重要些,因为全国代表大会以及此后的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要给副部级及以上官员大洗牌加盖橡皮图章,退休党魁要借此唯一正式发声机会,为自家马仔争取升官,阻挡别家马仔升官。

说今年没开“北戴河会议”的人,论据是有些高官没去北戴河,可是大多数政治局常委和前政治局常委都去了北戴河,其他高官去不去,与“北戴河会议”没什么关系。

由上所述可以知道,今年也开过了“北戴河会议”。至于座谈会开得怎么样,对十九大的副部级及以上官员大洗牌有何影响。那就不是外人能够猜测的了。

(2017-8-19)

————————

常乐| 引爆中共高层火并的王立军与郭文贵

王立军逃馆和郭文贵保股份,引爆了两场中共火并,撕破了中共画皮的一角。

王立军逃馆的起因,是海伍德和薄熙来夫妇的利益之争。

海伍德是英国小商人,到大连经商,攀附上大连市委书记薄熙来,成为薄家的鬼佬马仔,用为薄家在英国等国外办事(如为薄瓜瓜办理留学英国)换取薄熙来夫妇对其在华捞钱的庇荫。

海伍德通过谷开来的权力通道,在重庆的某新开发项目上投入很多,却因为薄熙来叫停一些新项目而损失惨重。薄熙来叫停这些新项目,是因为十八大即将召开,薄熙来担心这些新项目的权力寻租被举报,影响到自己入常。

海伍德给薄瓜瓜发邮件,要薄家补偿他的损失。威胁说得不到补偿,薄瓜瓜就要小心。薄瓜瓜吓得向谷开来求救。谷开来打算把海伍德骗到重庆弄死,在床上跟王立军商量好方案。

谷开来把海伍德毒死后,王立军向薄熙来报告,说专案组发现是谷开来作案,已经防扩散。言外之意是我有你的把柄,我是忠诚的,但需要升官换封口。王立军的升官梦,第一步是兼任重庆市委常委。当上市委常委,参与讨论决定重庆厅级官员任免的常委会,比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威风多了。他的更大梦想,是薄熙来当上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后,把他提拔为正部级的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再提拔到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

薄熙来听后,对王立军的忠诚表示赏识,但是估计回家听谷开来说是跟王立军商量出的毒杀方案,才明白王立军给自己下套求升官。第二天拳打王立军,几天后撸掉王立军的公安局长,让他去管文教卫体,并且抓捕专案组成员和王立军亲信,刑讯逼供。王立军如果不是中央管理的副部级,估计会被抓起来大刑伺候弄死了。王立军觉得自己会被薄熙来干掉,带着薄熙来夫妇的黑材料逃进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美国政府不肯让王立军避难,他电话跟党中央谈好条件,被带到北京。

王立军对薄熙来夫妇的举报和有力证据,给政治局常委会出了大难题。薄熙来是江派,当时的政治局常委会中,江派占多数:习近平、贺国强、周永康、李长春和贾庆林。胡派有两票:胡锦涛和李克强;邓派也有两票:温家宝和吴邦国。薄熙来在重庆搞唱红打黑的全面极权主义倒退,支持的政治局常委有江派的以及胡锦涛和吴邦国。在温家宝的推动下,政治局常委会最终以多数票决定对薄熙来停职调查。

薄熙来案引爆更大的火并,牵扯出串谋架空下任总书记习近平的江派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和胡派的令计划等,连累到胡派的李源潮失去入常机会。

海伍德的一封求补偿邮件,引起王立军逃馆,引爆中共高层大火拼。这让人想起气象学家洛伦兹的名言:一只南美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在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匪二代薄熙来夫妇和匪一代王立军小不忍而乱大谋,都是匪气太重。

2014年引爆的中共高层新火并中,海伍德和王立军的角色合而为一,由郭文贵出演。薄熙来的角色由前政治局常委贺国强和政治局常委王岐山分别出演。贺国强之子贺锦涛等高官家属入股的北大方正与郭文贵是方正证券的前两大股东。郭文贵的靠山是习派(原陈云派-江派的)时任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北大方正控制者李友,告诉郭文贵,贺锦涛等高官家属要求方正证券增发股票。郭文贵知道这是摊薄自己的股份的手段,坚决反对,举报李友和贺锦涛等人,而李友等人则举报郭文贵、马建及郭的另一高官自己人、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

火并的暂时结果,是马建和张越等被抓。躲在纽约的郭文贵,在媒体上爆料李友、贺锦涛等人,升级到爆料公安部副部长兼中央防范和打击邪教办公室主任傅振华,因为傅振华收了郭的钱,却不做交易约定的帮郭摆平案子。郭文贵爆料再升级到王岐山,一是因为王岐山让中纪委严查马建、张越和郭文贵等,却不严查贺锦涛和李友等,二是因为与中纪委关系密切的财新传媒,大爆郭文贵、马建和张越的料,三是因为要翻盘,就要赌大的,吓住中共顶层。如果不能翻盘,郭文贵失去国内资产和活动空间,就没什么商业的戏了。

郭文贵爆料现任和退休政治局常委,多次得到多家国际重要媒体的关注和呼应,这是史无前例的。

周永康谋划在卸任政治局常委后保持权势,除了指望在中央政法系统、四川、国土部和中石油等处的马仔,还试探过转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与薄熙来、令计划等串谋。

比周永康胃口更大的王岐山,通过在一些国际重要媒体和海外中文媒体上放风,说他是习近平的最大助手,反腐大功臣,有高官上书建议党中央让其留任政治局常委,习近平等党魁希望他连任。这让人想起江泽民让高官上书建议党中央让江卸任总书记后留任军委主席,以及郭文贵爆料的胡舒立致信习近平自荐疏通纽约时报为习造势。

开始中共党魁非终身制的江泽民那一批卸任政治局常委的过程中,没有出现谋求老而不退和大火并,而胡锦涛和习近平这两批卸任的过程中,出现了周永康和王岐山谋求老而不退和大火并,原因是什么呢?因为前代老大胡锦涛和老二温家宝虽然匪性比不上前辈毛泽东、叶剑英、邓小平、陈云、李先念、江泽民和朱镕基,但下属或同僚知道他们能力还过得去,而当今老大习近平和老二李克强,下属或同僚知道他们能力太差,好糊弄,甚至薄熙来、令计划、周永康、王岐山等野心极大者还会有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极权主义统治小集团是弱肉强食的丛林,弱者为首,招引火并。

(2017-8-15)

————————

常乐| 郭文贵爆料与中共的派系权斗

郭文贵爆料,是难得的好戏,爆出很多中共肮脏下贱的内幕。值得注意的是,郭文贵爆料带有中共派系权斗的成分。

说到中共的派系,不了解的人会当作不同意识形态的派别,例如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对立,但是中共派系从来就是他们所说的“山头”。不同“山头”是不同的土匪啸聚之处,拥戴不同的山大王,而不同的山大王提拔徒子徒孙,实施权力。不同的山大王有意识形态的差异,有意识形态的摩擦,但这也是权力斗争的一部分。

郭文贵是国安部的编外高级情报员。这种投靠中共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或被招募的编外情报员数量庞大,例如私营企业界、文化界、出国留学或工作者,有些人会被情报和秘密警察机构约谈,招募情报员。远的如1950年代,北京人艺演员英若诚夫妇被北京市委书记彭真招募,监视其朋友、母校清华大学的外国师生。1950-60年代,右派文化人冯亦代被中央统战部招募,与民主党派大老套近乎,时常上门监视。近的如澳大利亚华侨富商黄向墨,为中共收买澳大利亚政治人物。

郭文贵的靠山是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马建是江西人,据说靠山是江西同乡曾庆红。曾庆红是江派-习派的前任首领。江派-习派在中央政法系统实力雄厚。

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是江派-习派,曾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江西省委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兼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

孟建柱的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兼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长接班人郭声琨,据说是曾庆红的亲戚。如无意外,郭声琨会接替退休的孟建柱。

公安部副部长兼中央防范和打击邪教办公室主任傅政华,是在北京市公安局长任上把令计划之子为周永康接运要尝鲜的藏族女子而出车祸案密报习近平而被习提拔的。

公安部副部长王小洪,是习近平在福建的老部下。

最高检察长曹建明也是江派-习派,仕途开始于华东政法学院副院长、院长。

中央“公检法”三长的末位最高法院长周强是胡派。

胡派是从江派分化出来的山头。胡锦涛的恩主,很多人以为是邓小平,因而把胡锦涛当作邓派,但这是错误的。胡锦涛在甘肃跳级到副厅级,山大王是省委书记宋平。胡锦涛从中央委员跳级到政治局常委,推荐者是十四大人事筹备小组成员宋平。宋平是陈云派-江派,现在是习派的大老和胡派的教父,极具影响力。从这个角度看,习派和胡派的关系还是很密切。

宋平是僵硬的斯大林主义者陈云、李先念等人的传人。这个意识形态传统的传人,还有李鹏、李铁映、胡锦涛、李长春、习近平、刘云山、张德江等。其他中共大老一般是邓小平式的较少顾忌意识形态戒律的实用主义者。

在中央政法委老大和三长中,邓派虽然缺席,但还是有些班底。这是邓派大老乔石1987-1997年掌控中央政法系统时安排的。凤凰周刊有篇报导,引述周永康的话,说必要时就软禁乔石。由此可见乔石在中央政法系统的影响力很强。

郭文贵爆料,头号对象从贺锦涛升级到傅政华,再升级到王岐山。爆料贺锦涛和傅政华,只是报私仇,而爆料王岐山,就是报私仇外加派系权斗了。

江派前任首领曾庆红,曾被中纪委媒体用“庆亲王”影射攻击。某功等很多人以为是习王联手打击江派,但是没有习近平参与的证据。贾庆林、江泽民和曾庆红,是习近平的大恩主,对习近平的集权和固权没有威胁,看不出习近平要打击他们的理由。而王岐山在广东受过江派李长春的压制,在北京跟江派贾庆林的马仔刘淇恶斗,当上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后对江派复仇是明显的。

这种影射攻击,以及有了方正李友举报的证据,查实之后抓捕江派-习派的马建,习近平等江派-习派是无法在台面上反对的。

从这两个例子可以看出,什么习王体制、联手打江派等,都是胡扯。胡扯者把反腐牌清洗想象成老农民的故事,习皇帝指挥王包公,大抓贪官。

中纪委抓的贪官,是副部级及以上的“中管”(中央管理的)干部,任免都要中组部提出方案,政治局常委讨论决定。停职审查同样要中纪委提出报告,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决定。中纪委调查的起因大多是知情的同僚因为权力斗争而举报,被举报者习派、胡派和邓派都有。邓派首领王岐山也不敢只调查习派和胡派,不调查邓派。中纪委和政治局常委,对自家亲信和非亲信,调查和处理亲疏有别,借此清洗高官,壮大自家山头,当然是游戏潜规则。

什么习近平要保王岐山连任,不然就自己坐不稳龙椅,也是胡扯的农民故事。胡扯者就看到喜欢自吹自擂的王岐山和一直跟着习近平活动的大秘书栗战书,没看到为习近平拼命造神的副总书记刘云山、中宣部长刘奇葆和为习近平提出提拔亲信方案的中组部长赵乐际。王岐山要老而不退,比他权势大而且对习近平功劳更大的刘云山岂不是更要老而不退了?他们两个都不退,其他三个老常委怎么肯退?习近平、李克强、刘云山和王岐山合谋,四票逼退那三个老常委?或者五个老常委都不退了,干到死?这种老农民故事怎么会想出来的?

(2017-8-13)

————————

常乐| 孙政才为何落马

孙政才落马,当然不是因为捞钱和玩女人。要是因为这些,那么中共高官都得落马了。一般都认为是因为派系斗争,那么他属于哪一派呢?拱倒他的是什么派系呢?

先来看孙政才的派系背景。他到党政机关当官开始于1997年,任北京顺义县副县长,此时的政治局委员兼市委书记是贾庆林。到了2002年,孙升任顺义区委书记,贾升任政治局常委,继任的政治局委员兼市委书记是贾的马仔刘淇。孙当年又升任市委常委兼秘书长。

贾庆林是江泽民的好友,是江派。江派继承自陈云-李先念派。这个派系的首领先后是陈云(1979-1994年)、江泽民(1995-2004年)、曾庆红(2004-2007年)和习近平(2007年-)。现在可以改叫习派了。

孙政才2006年获得政治局常委兼总理温家宝的推荐,升任农业部长。

温家宝1992年任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办主任,但是中办实权已归总书记江泽民的马仔、中办副主任曾庆红。于是温投靠经济沙皇、政治局常委兼副总理朱镕基,参与经济和农业事务。1997年,温获得朱的推荐,升任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将担任副总理。2002年,温获得朱的推荐,升任政治局常委,将担任总理。

朱镕基的经济沙皇地位是邓小平1992年指定的。邓派的首领先后是邓小平(1978-1994年)、朱镕基(1995-2002年)、温家宝(2002-2012年)和王岐山(2012年-)。

孙政才2000年代中期转投温家宝,这得罪了老恩主贾庆林、刘淇和江派。

在决定孙政才命运的政治局常委会里,习派有四票:习近平、刘云山、张高丽和张德江;邓派有两票:王岐山和俞正声;胡派只有一票:李克强。

习派因为内讧,折损了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和郭伯雄等大老。胡派折损了令计划,伤及李源潮。掀起这场整肃并且全力推动的是温家宝和吴邦国等邓派,只赚不赔。

习近平要集权和固权,就要提拔亲信,就要给亲信扫除非亲信的占位者,特别是可能上升者。扫除的对象包括胡派、邓派和非亲信的习派。胡派是首要威胁,因为团干部占位太多,年纪轻,有升官理由。邓派虽然衰弱,但是对于习近平来说,邓小平是迫害老爹的仇人。习近平心眼极小,非常记仇。报复邓小平后代,时机还不成熟,但可以先报复邓派(如孙政才)和姻亲(如吴小晖)。

回头看黄兴国的落马,也有这方面的原因。黄兴国是张德江和张高丽的马仔,也属于习派,可是他在天津怕得罪邓派,不大力收拾邓派李瑞环、温家宝、戴相龙的马仔,那就得罪习近平了。

(2017-7-26)

————————

常乐| 中共入常竞争者的资历

中共十九大将在一年后召开,现任政治局常委中,习近平和李克强之外的5人都将超过68岁而几无悬念地退休。

入场竞争者一般必须符合三个标准:(1)政治局委员;(2)不满68岁;(3)不是现役军人。现任政治局委员中,7名常委之外的18人中有11名合格者:王沪宁、刘奇葆、孙春兰、孙政才、李源潮、汪洋、张春贤、赵乐际、胡春华、栗战书、韩正。

2012年的5名入常竞争获胜者(习李之外的5人)都岁数偏老,只能干一届。看来他们获胜的重要原因是资格老。资历是中共官员晋升的重要条件,也是同级官员排名的唯一依据。找出同级官员的资历差距,是各级组织部的业务。下面看看这11名入常竞争者的资历,排名按照资历顺序:

1. 李源潮(1950年11月20日-),第十七、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届中央书记处书记,2002年12月升到正部级(江苏省委书记),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2. 汪洋(1955年3月12日-),第十七、十八届政治局委员,2003年升到正部级(国务院副秘书长),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3. 王沪宁(1955年10月6日-),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届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

4. 赵乐际(1957年3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2000年1月升到正部级(青海省长)。

5. 张春贤(1953年5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2002年9月升到正部级(交通部党组书记),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

6. 韩正(1954年4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六至十八届中委,2003年2月升到正部级(上海市长)。

7. 孙春兰(1950年5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十八届中委,第十五、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8. 刘奇葆(1953年1月-),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七、十八届中委,第十六届中央候补委员。

9. 胡春华(1963年4月- ),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届、十八届中央委员,2006年12月升到正部级(团中央第一书记),1997年12月升到副部级(团中央书记处书记)。

10. 孙政才(1963年9月25日-),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第十七、十八届中委,2006年12月升到正部级(农业部长),2002年升到副部级(北京市委常委)。

11. 栗战书(1950年8月30日-),第十八届政治局委员兼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六、十七届候补中央委员。

(2016-10-3)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