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净瑜反抗两岸三方(下)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常乐 于 September 19, 2017 16:40:08:[新观察/xgc2000.org]

中共在大陆抓捕过数百台湾人,除了钟鼎邦,没有家属敢诉诸台湾和国际媒体,都是任凭中共摆布,但是李净瑜却不怕中共威胁,向国际媒体扒开中共的法制画皮。这与李净瑜的社运经历有关。

李明哲的身份,常见的介绍是台湾NGO(非政府组织)工作者、前民进党党工。他更具体的身份,应该是私立社区大学(相当于大陆的私立大专/高等专科学校)职员。私立社区大学当然也属于NGO,但是用NGO,似乎是要显示中共打压境外NGO在大陆的活动,可是李明哲与大陆网人的互动,只是他的个人行为,与文山社区大学毫无关系,与民进党也毫无关系。

李明哲是外省人第二代,对大陆的自由化还有关切,而其妻子李净瑜是本省人,对其丈夫关注大陆自由化不感兴趣。

李明哲毕业于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而李净瑜毕业于文化大学劳工关系学系,是学以致用的劳工运动人士及更大范围的社会运动人士,曾参加施明德等人发起的反陈水扁贪腐的红衫军运动。社运人士勇于抗争,中共情报机构没做好功课,自讨苦吃。

台湾政府抓间谍,导致中共报复而抓捕参与大陆自由化活动的李明哲,却嫌李明哲多事,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不愿意积极营救。

蓝营政治人物,炫耀自己与中共关系良好,借此攻击绿营不能维持两岸关系,并且在台湾人被中共抓捕事件中充当掮客。其掮客活动被李净瑜拒绝和揭露后,恼羞成怒,攻击李净瑜不顾丈夫安危。李净瑜是李明哲最近的亲属,无法得知李明哲的意愿时,有完全的权利决定如何处理这件事,外人的攻击非常冷血。

近日李明哲已经出庭无悬念地认罪,而台湾法庭已经轻判周泓旭监禁14个月,再过20天左右即满刑期一半而可假释。估计李明哲将被判刑后驱逐出境。

台湾和中国这一次小交锋已近尾声,而李净瑜的勇于抗争,为后来者提供了范例。

————————

附录

乐山水| 李净瑜反抗两岸三方(上)

台北市文山社区大学学程经理李明哲已被中共拘押三个月,并且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在这三个月里,李明哲之妻李净瑜全力救夫,勇敢抗争两岸三方的迫害和庞大压力。这三方是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蓝营。

李明哲被中共拘押的原因,要从台湾保防工作法制化说起。

所谓“保防”,是蒋中正统治时期的“保密防谍”的简称。“防谍”主要是防共谍。关于保防工作的范围,台湾行政院2015年修订发布的“保防工作作业要点”(附注1)简单列出:“保防工作之業務範圍如下:(一)機密保護。(二)防制滲透。(三)安全防護。(四)保防教育。”这么大而含混的范围,可见蒋中正的遗风。不就是各国政府都做的反间谍工作吗?搞什么社会“保防教育”?为什么不正名和厘清范围和任务?

这个保防工作的主要行政规章太简单了,所以去年蔡英文总统多次指示台湾法务部推动保防工作法制化,法务部调查局奉命开始草拟“保防工作法”。今年1月,调查局向行政院呈报“保防工作法草案”,被视为过于严苛而退回修改。该草案被台湾《苹果日报》获得,于3月9日刊载,并且批评为“人权严重大倒退”。(附注2)当日深夜,台北市地方检察署以涉犯“国家安全法”羁押中国商人周泓旭。

后续消息说,周泓旭试图招募台湾外交部的一位年轻外交官为间谍。周泓旭曾在台湾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常以经商为名到台湾活动,但不是常驻。他跟这位外交官的交往不多,就招募人家,太冒失了。对于这么傻而常来的间谍,反间谍机构的常规做法是加以监视,希望将来有较大收获,不会抓捕。台湾反间谍机构调查局的反常抓捕,被人怀疑是为“保防工作法草案”修改造势。或许是调查局的这个草案被曝光和猛批后,要用抓间谍的政绩挣回面子。

中国间谍机构突然被台湾调查局反常地抓了个间谍,当然很不爽。反击措施一般是抓个台湾间谍,挣回面子,然后交换。可是中国间谍机构又出幺蛾子了,不抓间谍,抓了到中国跟人权人士见面的李明哲。中国间谍机构的盘算很阴险,这样不用默认周泓旭是中国间谍,不需要过早抓捕一个被监视而可能有较大收获的台湾间谍,还能警告台湾人不要跟中国人权人士走得太近。但是因为李净瑜的勇敢抗争,中共的政治损失惨重。不知中国间谍机构的当事官员是否明白了,贪小便宜害死自己。

附注

1. 中国民国行政院| 保防工作作业要点
http://www.rootlaw.com.tw/LawArticle.aspx?LawID=A040090021018700-1041104

2. 台湾《苹果日报》| 【全文】保防法草案獨家曝光! 人權嚴重大倒退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70309/1072620/

(2017-6-19)

————————

乐山水| 台湾的三个主要情报机构

台湾立法院助理秦生在其谈台湾法务部调查局的东网专栏文章中说:“调查局前身可朔自1928年北伐末期成立的“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密查组”,为中华民国最早的情报调查组织;1932年,“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成立,1937年对日抗战爆发,军统局重组,第一处改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中统”),……”(附注)

“中统局”的起源还要复杂一些。1928年初,国民党中央组织部中设立专职情报的党务调查科。1932年,党务调查科扩充为特工总部,对外仍用旧名。1935年,对外名称党务调查科改名为党务调查处。1937年4月,中央组织部特工总部与三民主义力行社特务处合并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军统局。力行社是中华复兴社/蓝衣社的秘密核心组织,后者是一些黄埔系国军高官创建的拥戴蒋中正的纳粹主义风格的团体)。原特工总部改名为军统局第一处,负责党务情报。原力行社特务处改名为军统局第二处,负责特别任务。1938年3月29日,军统局第一处改组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中统局),隶属于中央党部秘书处。

1947年4月17日,中统局改名为中国国民党党员通讯局(党通局)。1949年5月,党通局主要职能部分改组为行政院内政部调查局,但仍由国民党中央掌控。1955年,调查局接收国防部情报局的保防侦查等业务。1956年6月1日改隶于司法行政部,1980年8月1日,随司法行政部更名为法务部而更名为法务部调查局。

调查局的职权重点是维护台湾安全和打击社会重大犯罪活动。调查局除接受国家安全局委托的“政治侦防”业务外,还要负责查贿、缉毒、防止重大经济犯罪等。

调查局在台湾情报机构中可算老三。老二是国防部军情局,专责执行战略预警情报搜集、研整任务,隶属于国防部参谋本部,接受参谋总长指挥。

军情局的前身是大名鼎鼎的军统局。1931年,力行社下设特务处,从事情报暗杀活动,处长是戴笠。上面说过,1937年4月,力行社特务处与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处合并为军委会调查统计局。1938年3月29日,军统局第二处(原力行社特务处)扩编为军统局,隶属于军委会办公厅。1946年军统局代局长戴笠死后,军统局改组为国防部保密局,专责保密防谍。军统局原有公开特务武装部分与军委会军令部二厅合并为国防部第二厅。1955年,保密局改组为国防部情报局,专责执行战略预警情报搜集、研整任务。保防侦查等业务拨归司法行政部调查局接管。1985年7月1日,情报局与负责渗透大陆的国防部特种情报室合并为军情局。2013年1月精粹案规划后,军情局情报业务接受参谋本部联二情报次长室督导,不再受国家安全局指挥。

台湾情报机构的老大是国家安全局,主要负责国家安全情报、特种勤务策划执行、统筹密码管制研发,是总统主持的国家安全会议的唯一附属机构。

国安局的三大任务具体说来是:

(1)综理国家安全情报工作:掌握国际情报、大陆地区(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情报、台湾地区(中华民国)安全情报,国家战略情报分析、科技情报电讯研发工作。可以统整、指挥、协调情报机构(军情局、调查局、国防部参谋本部电讯发展室、国防部军事安全总队等)和警察机构(内政部警政署、行政院海岸巡防署)以及军事警察机构(国防部宪兵指挥部)。

(2)特种勤务策划执行工作:负责维护正副总统、卸任正副总统、选举时期的总统候选人人身安全。

(3)统筹密码管制研发工作:依政府机关密码管制等政策行事,借由政府密码管制机制,建立绵密资通保密网络。

国安局始于1949年8月20日。当时已辞任民国总统的蒋中正以国民党总裁身份在台北市圆山设立国民党总裁办公室政治行动委员会,以统合国军、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各情报机构。蒋中正于1950年3月1日复任总统后,3月25日设立取代政治行动委员会而指挥所有党政军情报机构的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主任是蒋经国。1954年10月,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改组为中华民国国家安全局(早期也称为“中国CIA”或“CCIA”),隶属于国防会议。1955年,国安局成为各情报机构的最高统筹机关,对各情报机构负有督导、考核、指导和协调作用,并负责对外国际情报工作。1967年2月1日,国防会议裁撤。1967年2月16日,动员戡乱时期国家安全会议成立,国安局随之改隶。1993年12月30日《国家安全会议组织法》及《国家安全局组织法》公布后,国家安全局于1994年1月1日法制化。

附注

秦生:调查局曾是国民党的附随组织
http://hk.on.cc/tw/bkn/cnt/commentary/20160826/bkntw-20160826000518435-0826_04411_001_cn.html

(2016-8-26)

————————

乐山水| 蒋家王朝主要情报机构的创建者

1927年7月,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密查组成立,组长胡靖安。

1928年初,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成立,科长陈立夫。第一组组长徐恩曾,第二组组长戴笠,第三组组长丁默邨。不久之后,陈立夫卸任科长,张道藩、吴大钧、叶秀峰先后继任科长。1931年,徐恩曾继任科长。1932年,党务调查科扩编为特工总部,主任徐恩曾,副主任张冲。对外仍用旧名。1935年,对外名称党务调查科改名为党务调查处,处长濮孟九。

1931年,三民主义力行社特务处成立,处长戴笠。

1937年4月,中央组织部特工总部与力行社特务处合并为国民政府军委会调查统计局(军统局),局长陈立夫,副局长陈焯。特工总部改名为军统局第一处,处长徐恩曾。力行社特务处改名为军统局第二处,处长戴笠。

1938年3月29日,军统局第一处改组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中统局),局长由国民党中央秘书长陈立夫兼任,副局长徐恩曾负实际责任。军统局第二处扩编为军统局,局长由军委会委员长侍从室第一处主任贺耀祖兼任,副局长戴笠负实际责任。

1949年8月20日,国民党总裁办公室政治行动委员会成立,召集人唐纵(内政部警察总署署长兼国防部保安事务局长),主委周至柔(空军总司令),督导蒋经国(国民党总裁办公室第一组副组长),委员毛人凤(国防部保密局长)、郑介民(国防部第二厅厅长)、叶秀峰(国民党党员通讯局长)、彭孟缉(台湾省警备副总司令)、毛森(厦门警备司令兼东南人民反共救国军总指挥)等。

1950年3月25日,总统府机要室资料组成立,主任由国防部政治部主任蒋经国兼任。

(2016年8月27日)

————————

乐山水| 台湾政府给中共在台特工平反?

台湾白色恐怖时期(1949年5月20日至1991年5月22日)的一种罪犯被称作“匪谍”。

1949年5月19日,中华民国台湾省政府主席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诚颁布《台湾省戒严令》,宣布次日起在台湾省全境实施戒严。24日,立法院通过《惩治叛乱条例》,将犯下四项最严重叛乱罪行者称为“叛徒”。1950年5月,立法院通过《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6月公布并施行。该条例中将在台湾的中共特工称作“匪谍”。后来该罪名扩大使用到“叛徒”和与“叛徒”通谋勾结者。

法务部一份报告显示,戒严时期,军事法庭受理政治案件29407件,被判刑者约14万人。司法院透露,军事法庭受理政治案件约六七万件。

1998年,立法院通过《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条例》,不过第八条第二款规定:“依现行法律或证据法则审查,经认定触犯内乱罪、外患罪确有实据者”,不得申请补偿。这也就是说,真正的“匪谍”和共产党员不能得到补偿。

台北市马场町的河堤边是戒严时期枪决政治犯的著名刑场。1998年,时任台北市长陈水扁决定在马场町和六张犁设立“白色恐怖纪念公园”。2000年,马场町的纪念公园落成,新任市长马英九将其命名为“马场町纪念公园”。

2012年,中国媒体人笑蜀游览这个公园,看到【马场町公园有一块石碑,碑文称当年被枪杀的共产党人和左翼人士为"当年追求社会公正的热血志士"。】(附注1)于是他大发感慨:

“这是他们对共产主义者、对异端和反叛者的定位,不只是通常意义上的和解,而且是最大限度的肯定和包容。台湾社会不可能想象台湾会接受共产主义,但台湾社会对共产主义理念给予最大限度的平等待遇,这就是人权上的平等,这就叫平权。什么叫包容?主要是看你对异端的态度,而台湾的马场町公园是最经典的例子,大家去台湾旅游可去那儿感受一下。

所谓现代文明,我认为最根本的含义是尊重,对异端最大限度的尊重是尊重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体现,这一点今天的台湾已经做到,他们已经走过这个阶段, 已经告别了不同理念之间互不相容、你死我活的状态。在这个意义上已经跨入了现代文明。跟欧美那些国家,在文明程度上没有多大落差。我们经常讲美国的南北战争,胜利一方对过去敌对的一方,对以李将军为代表的南军将士怎样尊重、怎样善待,没有清算,没有报复,而是充分保障他们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当年美国做到了,现在的台湾也做到了。”

笑蜀不是在搞笑?台湾国安局前些年曾经说,长年在台湾从事情报工作的大陆人约有18000人。台湾政府和民众该怎么包容这些中共特工呢?把被枪毙的中共在台特工也纳入“当年追求社会公正的热血志士”,不过是出于绿营反国民党的需要。

2013年,解放军总政联络部在北京市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中建立“无名英雄广场”。其中的“修建无名英雄广场铭文”中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批无名英雄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秘密赴台湾执行任务,牺牲于台湾马场町一带。”其中的花岗岩墙上刻写了864名烈士姓名。(附注2)

解放军中的联络部,原名“敌军工作部”,简称“敌工部”。总政联络部的首要对象是台军。台湾白色恐怖时期枪毙的中共特工,主要属于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而该工委隶属于中共中央。总政联络部出面纪念死者,并不表示这些死者都曾经是该部特工,而是该部领导的抢风头行动。

这些死者并不都是“秘密赴台湾执行任务”的。例如陈仪,1945年任中华民国台湾省行政长官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赴台湾接收。1947年二二八事件中屠杀民众的在台最高指挥官。事后被撤职。1949年初,在中华民国浙江省主席任上,被中共秘密招募,为中共劝降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被查获逮捕,押送台湾后被枪毙。再如部分人是台湾本省人,没有离开过台湾。

中共官媒对此广场落成报道说,“1949年前后,我军按照中央关于解放台湾的决策部署,秘密派遣1500余名干部入台。50年代初,由于叛徒出卖,地下党组织遭受破坏,被国民党当局公审处决1100余人。”(附注3)

这864名死者中,大多是台湾方面过去知道是中共特工的,少数是不知道或不确定的。其中不少已用于反国民党的悲情宣传。

旅美台湾人张经纬就此名单说:“有网友认为,无名英雄广场的纪念碑名单是中共统战,他们故意把无法送达的遗书中84页到109页,附录三:白色恐怖时期被枪决者名单抄过去,制造台湾内部矛盾。无名英雄广场是2013年建成,无法送达的遗书是2015年2月出版,有可能抄吗?我比较过名单中1/10的名字,两者大约相差一半,……看不出为何有人会怀疑无名英雄广场的纪念碑名单是假的,而相信无法送达的遗书中的附录?无法送达的遗书只是把被枪决人遗书影本复制一下,毫无历史考证,附录里面的1,038个名字,既没有来源,编著者也都不是历史学者。”(附注4)

张经纬的意见是有道理的。不能排除这个名单里有错误,但中共认定烈士,基本上是有根据的。

张经纬又说:“……陈水扁执政期间,在国史馆馆长张炎宪主导下,出版了20部战后台湾政治案件丛书,其中为李妈兜、林日高、沈镇南、汤守仁、简国贤及蓝明谷6人,出了9大巨册,占所有政治案件丛书中将近一半,而此6人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设立于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中的无名英雄广场的纪念碑名单中,赫然出现。”

这6名死者中的5名,台湾方面过去知道是中共在台特工,只有台糖公司总经理沈镇南过去被台湾不少人认为是被冤枉的。1949年8月,沈去香港与投共的行政院经济部长兼资源委主委孙越崎会面通匪,返台后秉承孙越崎意旨“资匪”。

中华民国国史馆把中共在台特工当作政治受害者,把他们的案件当作研究和出版的重点。这跟台北市政府在公共场所的碑文中把中共在台特工纳入“当年追求社会公正的热血志士",是高低两个层面的两大奇葩。台湾政府这是给中共在台特工平反吗?是鼓励中共现在在台湾的大量特工吗?

附注

1. 笑蜀:平民视角里的平权台湾
http://www.aisixiang.com/data/57385.html

2,维基百科-无名英雄广场
https://zh.wikipedia.org/zh-cn/无名英雄广场

3. 解放军50年代对台情报战线遭破坏细节 上千人牺牲
http://dailynews.sina.com/gb/chn/chnmilitary/sinacn/20131216/20255275549.html

4. 张经纬:抢救一直要为共产党「 烈士」平反的国史馆
http://www.storm.mg/article/226374

(2017-3-4)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