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言文有必要在中小学教吗?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常乐 于 September 21, 2017 17:57:15:[新观察/xgc2000.org]

近日文言文在台湾高中国文课本中的比例交课纲审查委员会审定,该委员会成员当然多数不是国文专业的,有些赞成减少,被蓝营攻击为“去中国化”。最终决定比例不变。

此前中国小学语文课本拟减少古诗词,被人爆料批评,惊动习近平,表态说:“不能搞去中国化”,吓得有关部门赶紧收回减少的决定。

台湾和中国这些反对减少文言文课文的说法,非常搞笑。文言文课文是中国化的?白话文课文是非中国化的?在台湾是台独化的?在中国是什么化的?陆独化的?那么蓝营反对台独和去中国化,应该要求课文全部是文言文吧?习近平反对中国的去中国化,也应如此吧?虽然两岸中小学学生花了大量时间学习文言文,但是到了高中毕业,大多并不具备文言文阅读能力(包括蓝营大多数人物和习近平),他们都是非中国化的?学生较多获得文言文阅读能力的教学法,是中国古代狂背文言文的私塾教学法,不过学生不用学数理化和外语等其他课程,专攻文言文。只有他们才是中国化的?

文言文课文多少乃至有无,跟中国化不中国化、台独不台独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中小学汉语教育的专业问题,外行无权胡扯。

所谓文言文,是形成于先秦的汉语书面语。从此直到20世纪初的白话文运动,文言文一直是汉语正式的书面语,正式文件、学术著作和雅文学作品都只用文言文。不过文言文也经历了一些演变。与文言文较小的演变相比,汉语口语的各种方言的发展和分化可称剧烈,所以汉语早就是言文分裂。现在的伪历史影视作品中,古人用伪劣文言文交谈,是编剧没知识。文言文是书面语,只能阅读和朗读,不能用于交谈,因为很难听懂。古人交谈,用的是当时的口语共同语或方言。

与文言文相似的是拉丁文。拉丁文和拉丁语是古罗马人的书面语和口语。后来拉丁语分化出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多种方言/语言,欧洲还有日耳曼人、斯拉夫人等用的多种方言/语言,但是拉丁文曾经长期作为正式的书面语。与文言文不同的是,拉丁文长期有相应的拉丁语作为口头交流的工具。随着欧洲民族国家的兴起,拉丁文早就失去了欧洲正式书面语的地位。欧洲一般人学习历史,不需要学习拉丁文等古代书面语。

展望未来,汉族一般学生学习历史,也不需要学习文言文。台湾和中国有些人虽然自己不具备文言文阅读能力,却坚持要中小学生学习文言文,是被传统的谬误观念和文言文教育既得利益集团绑架了。

传统的谬误观念诸如古代历史和文学都需要读原文。读原文当然最好,但是学生时间有限,难以学会文言文阅读。读世界历史和文学,都是读原文最好,也需要学习多种方言和外语吗?

文言文教育既得利益集团,也就是从文言文教育中获利的人,其中大多并不具备文言文阅读能力,例如很多中小学国文/语文教师。

中小学国语/语文课程,要教好北京官话及其书面语,就不容易了。非北京官话区的教师,很多自己方言口音浓重,难以教好学生国语表达。很多教师自己阅读量不大,不注意指导学生泛读,自己也写不出像样的文章,难以教好学生阅读和写作。这个课程的基本任务都无法完成,还要花很多时间教学文言文,更是浪费时间和资源。

文言文教育既得利益集团逐渐衰弱。20世纪初白话文运动时,中小学国文和历史教师以及教出他们的大学和中师文史哲教师基本上都是只会写文言文而不会写白话文。现在连大学文史哲教师也极少会写文言文了,只是具备文言文阅读能力而研究中国古代史(包括古代文学史和古代哲学史)的占多数。

未来终将有一天,文言文会退出中小学国文/语文课本。至于有极大兴趣学习中国古代史的学生,还是会从小凭兴趣从易到难狂读文言文。

————————

附录

常乐| 泛读趣文学文言

大陆中小学的文言文教育,不注意趣味性,而且阅读量太少了。

学文言(现代书面语也是),还是要靠多阅读。可惜教师不指导课外泛读,这是中小学语文教学的陋规。教师穷折腾课本上的那点儿课文,连现代书面语的课外泛读都不指导(引起兴趣、布置、检查、答疑、讨论),文言课外泛读指导就更没指望了。

很多小孩儿开始泛读文言,主要是阅读老白话小说。老白话小说包含了一些文言成分。以“四大名著”为例,文言成分由少到多的顺序是:红楼、水浒、西游、三国。人们为什么会读这些老白话小说呢?当然是因为它们有趣,能吸引人,所以说,通过大量泛读来学习书面语的关键,是泛读材料要足够有趣。

接下来是泛读全文言读物。适合于初学者泛读的最有趣文言读物,有《聊斋志异》(清代人写的文言短篇小说集)、《史记》(西汉人写的历史书,有多种选本)中的人物纪传、《世说新语》(南朝人写的笔记集)。难度再高些的是《左传》(战国时的人写的历史书,也有多种选本)。

这样泛读下来,小孩儿就学会文言了。

江泽民在十六大前说过要全退,然后教几个蒙童。后来不退反进,害得好几个失学儿童至今没老师教。我也学候补教师老江,发个愿,退休后招几个小孩儿,补习文言文,挣点儿养老钱。

(2003年9月29日)

————————

常乐| 阅读狂童成才者和少小读闲书少的反智主义者

知识生产者中有些是阅读狂童出身,有些颇具传奇性。

例子之一是王小波,14岁初一碰上文革,就此失学,但他的幸运是,老爹是中国人大的逻辑学教师,家中有两大书橱书,让他原本就爱好阅读,此后更是自己读了两年书。

16岁去云南农场做知青。19岁转到山东牟平插队,后作民办教师。20岁回北京做工人。25岁之前开始写小说。26岁考进中国人大贸易经济系贸易经济商品学专业(工科)读本科。30岁任中国人大一分校教师,开始写作中篇小说《黄金时代》。32岁进入美国匹兹堡大学东亚研究中心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开始写作以唐传奇为蓝本的小说,其间得到台湾移民美国东网历史学者许倬云的指点。36岁任北大社会学系讲师,39岁任中国人大会计系讲师。

同年(1991年)《黄金时代》获台湾第13届《联合报》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小说在《联合报》副刊连载,并在台湾出版发行。由于中国文学奖的政治和关系因素太强,台湾联合报文学大奖具有汉语文学最高奖的地位。1995年 5月,其《未来世界》获第16届《联合报》文学奖中篇小说大奖。 7月,《未来世界》由台湾联经出版事业公司出版。

40岁辞职,成为自由撰稿人。45岁心脏病突发逝世。此后,他的作品盛行于世。

相对于他的小说,我比较喜欢他的杂文。

第二个例子是冯唐,真名是张海鹏。冯唐的发小儿、北京电影学院教师庄新宇曾言,他(冯唐)要非常理性地、非常有计划地系统阅读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这样的野心从八九岁就有了。

记者苏娅采访[1]之初,让冯唐用名词罗列对过去生活的印象,他脱口而出:“影印版的‘三言二拍’、中华书局出的《史记》、没有风扇也没有空调,闷热的北京夏天的下午、外文局引印的盗版英文小说、北大未名湖、东南3条5号协和医科大学解剖室、托福考试、去美国带着的30块钱炒锅、面试和案例。”沿着这些名词,划过去的37年光阴游动起来,明明暗暗。

汉语阅读最早始于初中时读王力的《古代汉语》,手边与之相应的工具书是商务印书馆的《古汉语常用字字典》,然后是“前四史”。英文阅读开始于当时流行的《新概念英语》,随后背了三遍梁实秋编的《远东新袖珍英汉词典》,又按美国现代图书馆开出的最佳英文小说书单,读海明威、萨克雷、狄更斯、劳伦斯、奥斯汀的原著。再折返汉语,读周作人、曹聚仁、梁实秋、鲁迅,透过他们的书评,按图索骥找文学书读。如此一长串经典文本,并没有湮灭北京胡同、大杂院里的鲜活世事打下的印迹,这些印迹以口语形式被冯唐植入小说。

在“一直想忘记写作,而没有忘记”的日子里,冯唐开始在草稿上写作。通常形式是日记,日记之外,还有一本无意识地写完的小说《欢喜》,写于17岁(1988年),35岁出版。

张海鹏13岁就读于北京市第八十中学。19岁就读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27岁获临床医学博士,妇科肿瘤专业。因为觉得研究项目难以突破,进入美国艾默里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读硕士,29岁获工商管理硕士。毕业后就职于商业咨询顾问业著名的美国麦肯锡公司,做到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41岁加入香港中资的华润集团,任华润医疗集团有限公司CEO。去年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被中纪委抓捕后,43岁的张海鹏于7月向华润集团辞职。

冯唐在美国读MBA时,暑期实习,被困在新泽西,穷极无聊,于是重新想起写小说这件事,提笔完成了《万物生长》的雏形。33岁,出版处女作《万物生长》,《万物生长》与《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合着《北京,北京》,成为冯唐的“北京三部曲”。其后又写作出版了多部小说以及诗歌和随笔。

在纷繁的领域和诸般身份之间越界穿梭的生活,似乎让人匪夷所思,而在异常忙碌的生活中,写作时间总是需要从“每周超过80小时”的工作时间中挤出来。“如果晚上11点之前工作完了,还没筋疲力尽,就写一点,两周写一章。”通常,一个长篇的“故事线”得趁每年的春节长假写下来,再依据“故事线”每天写一点,如此日积月累,基本完成三分之一后,用四周时间,“屏蔽”所有事,关了手机,断了网线,集中地写最后三分之二,修改、润色。

冯唐的作品没读过,但他每天在职场工作十余小时,还能高产好评文学作品,实在让人惊讶。

第三个例子是刘仲敬[2]。12岁(1986年)和13岁之间,为消磨时间开始读《史记》,遇见精彩的段落就会默记默诵,不看《表》、《志》之类讨厌的流水账部分,只看本纪、列传之类有故事、有文采的部分。这条线路引导他读完了二十四史的大部分中有故事的部分。

18岁考入华西医科大学。22岁毕业后任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法医10年。35岁进入四川大学世界史专业读硕士,38岁获硕士。大卫·休谟《英国史》和麦考莱《英国史》。39岁进入武大历史学院中国现代史专业读博士。读博两年,已出版专著5部:《民国纪事本末》(广西师大出版社,2013年)、《从华夏到中国》(广西师大出版社,2014年)、《安·兰德传 : 生平与思想 》(商务印书馆,2015年)、《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 》(广西师大出版社,2015年)、《守先待后 : 思想、格局与传统》(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

刘仲敬的文章网上很多,称得上“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网上历来有片言只语攻击著名知识生产者的风气,或因为政治原因,或因为红眼病,或因为自抬身价。这种反智主义者一看就是读书太少,不会思考,连段落都写不好。

附注

[1] 第一财经日报访冯唐| 青春完结,生活继续
http://www.fengtang.com/articles/media_reports/1245600606.shtml

[2]刘仲敬| 自叙读书经历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54817012/

(2015年12月1日)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