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無赦"背後的愚蠢/殺氣騰騰反港獨 愛國還是禍國?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

送交者: 明报 于 September 22, 2017 06:18:04:[新观察/xgc2000.org]

曾志豪:「殺無赦」背後的愚蠢

【明報文章】如果說「反港獨」是黨的底線,那麼如何進行「反港獨」的鬥爭,則是各師各法。

近日何君堯的反港獨集會,居然連「殺無赦」都講出了口,而且還是和疑與江湖有密切聯繫的人士互相呼應,難怪被喻為「左手《基本法》,右手西瓜刀」。

何君堯這種「武鬥」路線是否符合中央意願?

愛國報章《文匯報》報道了集會,但全篇文章〈4000人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 市民聲討戴耀廷〉(9月17日)詳細引述當日出席嘉賓的發言,唯獨提到事件主角之一、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時,報章只是引述「學生們受戴耀廷影響,搞到思想有問題,他更質問大學生憑何搞『港獨』」。

完全沒有提及惹火言論「殺」港獨分子,亦完全未有提到何君堯的「無赦」附和。即使其後的跟進報道,也只是刊登了何的「港式中文」「自辯」,卻不敢提及「搞港獨的人唔殺佢做咩」的言論。

即是說,何君堯沾沾自喜認為擊中反對派痛處的惹火「殺無赦」言論,愛國報章隻字不提,只想大事化小。

同是建制陣營的便「割席」,葉劉淑儀以「愚蠢愛國者」直接點名何君堯,行會新貴湯家驊也要求有關人士「自重」,民建聯諸君當佢透明。唯一附和的,便只有同是「愛國新貴」的周融。

壞了反港獨計劃

由此可見,在主流愛國陣營,不認同這種文革式殺氣騰騰的反港獨路線。事實上,何君堯的「殺」言論,壞了反港獨的計劃。

本來挾「港獨底線不能觸碰」的名義,各路「英雄」包括大學校長都只能「跪低」避風頭;但今天一個「殺」字,卻令非建制陣營找到突破點反攻。

政府受到波及,對待「語言犯罪」的雙重標準行為,偏袒之心路人皆見。政府天天忙於解畫自己一視同仁,四處撲火,難再以道德高地譴責民主牆的標語。這就是所謂「愚蠢愛國者」的愚蠢之意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曾志豪]

許楨:殺氣騰騰反港獨 愛國還是禍國?

【明報文章】二戰法國英雄戴高樂說「Patriotism is when love of your own people comes first; nationalism, when hate for people other than your own comes first」。簡言之,愛國是基於對同胞的愛;而民族主義、種族至上,是基於對「他者」的恨。

殖民管治,本屬不義;然而過去百餘年的香港,卻因裂土而治,而大體避免了中國大陸或兩岸之間你死我活的殘酷殺戮。除少數原居民外,戰後南下的上百萬移民,各有各背景、各有各理由,也各有各政治信仰與見解。只是歷經1950、1960年代的風雨後,最終無礙在此「海角天邊」和諧共處,直至「直把他鄉作故鄉」。

9月18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署名文章,有謂:「基於每個香港人的道德自律、人文情懷和社會擔當,自由之翼才得以舒展、法治之本才牢不可破。或許,這才是沉潛在香港社會裏的真正核心價值。」並謂:「拒絕偏執與涼薄,不為聒噪和爭拗裹挾,且抬頭看路,且同心同行,繼續『傳承着過去叫世間驚訝』。」

與此同時,卻有身兼嶺南大學校董、律師會前會長、立法會議員者,召開大會,揚言對港獨「殺無赦」。剛好一年前(2016年9月10日),《明報》刊出相關人士專訪,彼更明言「就算我是西環契仔,又有什麼問題?」愚以為,若如此,尚未算至為不堪,起碼中聯辦可以站在北京、港府立場,好好予以管束,以免在傳統親中、建制陣營中,「劣幣淘汰良幣」的趨勢一發不可收拾。尤其是葉劉淑儀極為克制的提醒,卻換來進一步反唇相譏,實在讓人扼腕。

恰於其時,港台《議事論事》又請來多名重量級嘉賓,辯論新政府開局和社會氣氛的轉易。余若薇為近10年的泛民領袖,回歸前後與北京互動或有限;同場的李鵬飛,乃殖民地時期首名拒絕入籍英國的行政局成員。李氏的身分認同,無阻其協助中英溝通,推動香港順利過渡。而曾鈺成更屬香港具代表性、精英知識分子中的馬克思主義者。

中間派治港成泡影 港難長期繁榮之癥結

筆者未敢亦不必斷言,李、曾兩位名宿有多愛國;兩者在歷史關口站在中國人立場,對香港貢獻良多,卻客觀可睹。面對何君在錄影廠內外的「愛國義行」,兩人是稱許、是齒冷,社會上下或亦點滴在心頭。說到底,「八九六四」之後廣義「民主回歸派」先與北京陷於水火,再一步步自行瓦解。「中間派治港」成夢幻泡影,正是香港得以平穩過渡,卻難以長期繁榮穩定之癥結。

在鄧小平眼中,「八九六四」終究難以避免,是「大氣候」與「小氣候」的相互作用。將此語倒過來理解,早在1980年代初,香港回歸中國的新里程得以確定,對北京而言也是良性「大小氣候」交互作用。回首1970年代末,鄧小平復出任副總理、出訪華府獲卡特總統破格接待;就在出兵越南、向莫斯科說不之同時,宣布成立以深圳為首的經濟特區,開放改革號角響起。

未幾,方才於福島凱旋的「鐵娘子」戴卓爾夫人,無論願與不願,都要隨中方的步伐進行移交談判。從1970年代尾到1980年代初,鄧小平透過外交、軍事、經濟大變革,才取得華府信任,使之成為中國再出發的憑藉;而美國更需要在冷戰決勝階段,少一個敵人、多一個朋友,尤其是中國,即便貧窮落後,卻始終是地緣巨人。

可堪玩味的是,目睹了中美關係巨變之後,莫斯科漸見按捺不住,全面檢討對華政策,並於1980年代中銳意改善當世兩大共產黨關係。及至1989年夏胡耀邦猝逝,引發學生、工人據有天安門廣場。中方領袖未能在該地歡迎為中蘇關係正常化而來的戈爾巴喬夫。當時還有學生領袖請求請願者「不是撤,是挪一挪」,群眾卻未為所動。

愛國可貴在於真摰

假如說美蘇相爭到1970、1980年代之交,中國向背成為其中一個決勝因素,從而導致收回香港的「大氣候」成熟,那麼當時台、港經濟起飛,社會現代化成果初現,民族自豪感上升,就是平衡社會各階層因「九七大限」而不安的積極「小氣候」。

物質基礎和國際地位的改善,讓台、港流行文化中,湧現了李小龍、成龍一類中國人象徵;而文革肆虐10年,亦讓台、港及海外文化人有更重危機感、使命感。《龍的傳人》等由台灣創作,經香港張明敏等歌手傳返大陸,而《中華民族頌》更改寫自《中華民國頌》。現代公民意識與傳揚中國文化兼善的《明報》、《明報月刊》亦乘時而起。

台、港公民社會的發育,伴隨着生成自民間的民族認同。自內而外的民族自豪感,成為《中英聯合聲明》頒布前的民風鋪墊。具代表性的電視劇如《大地恩情》也反映出完全無官方鼓動的樸素鄉情與鄉愁。這構成了當代港人民族意識的堅實基礎,是為有利香港回歸的「小氣候」。

從台、港當代社會史文化史可見,愛國和其他所有情感一樣,其可貴必在於也僅在於其真摰。

「忽然愛國」或假愛國之名行仇恨之實,終必摧毁國家、民族認同,動搖一國兩制的民心基礎。

「愛國陣營」的「法利賽人」

「愛國」分子的劣質化,必然造成愛國熱情的迅即冷卻。此惡性循環對年輕人的影響尤甚——當「愛國」陣營出現了「法利賽人」,就休怪新一代執起長鞭,驅趕把「聖殿」變成市集、做買賣的人。佛陀的教誨或許不錯,但僧尼從不靜思己過,終必滿盤皆落索。

廣義的「民主回歸派」不止是既不完全親中,又不特別親英的第一代本土派,同時也是鄧小平「中間派治港」的主力。當鄧氏口中既不太左亦不太右的社會中道,因「八九六四」及其後連串事件與北京分流後,才出現迫於無奈的「左右共治」。既如此,特區成立以後的「新貴」,便沒有多少愛國從政史可以感染回歸前後成長的港人。

北京當不以人廢言,彭定康肯定中國的經濟成就,卻着對方反思為何軟實力疲弱如此。眼前香港對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作用或大不如前,但習近平有否更宏觀視野讓香港重返「民主回歸」的正軌?經過1970年代港大國粹派、社會派合流洗禮的林鄭月娥,其民族與民主意識,和當年與趙紫陽通信的學生領袖,又是否相通?

北京可曾反躬自省?

有嶺大校董要對港獨「殺無赦」,有中大前校長、現任港大校委會主席說香港年輕人競爭不過內地同學才心生分離,閉關鎖港。原為「民主回歸派」主力,亦曾廣泛代表民意的溫和派、民主黨,其新生代又將如何論述「民主香港」與「民主中國」的構想?回歸後實行的比例代表制「成功」將香港在野力量愈打愈散。連「民主回歸論」和中國人認同都如同洗澡水被倒掉,這對北京管治香港又是利是弊?

「愛國者」和「愛國主義」在港落得如斯田地,北京又可曾反躬自省?如若北京與民主黨無法相向而行,各方拒絕樂觀其成,特首、相關官員亦無視「殺無赦」之禍害,「中間派治港」路線注定再度觸礁,香港亦永無寧日。在上位者未能心持正道、中道、公道,所謂愛國又豈能不為「俊傑」所玷污?

最後,於何、李兩君,願其「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或屬奢望,然則北京當須以「一言弘社稷,九命備珪璋」,與治港者共勉。

作者是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标题:

内容(可选项):

文章类别:原创 转贴 发送转贴请选择转贴按钮,否则转贴将会被删除,转贴须知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图像(可选项):

版务相关(删贴、投诉版主、举报等)的贴子请到版务区发布,否则贴子将会被删除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分页)